• 搜羅全球藝術精品
 

【資訊】從文藝復興到數字時代,懷孕的女性形象為什么很少進入藝術史?

日期:2020/1/17 至 2020/1/17     地址:TANC
       
在重新發現歷史暗處的女性藝術家逐漸獲得應有的重視之時,2020年新一輪聚焦女性議題的展覽中,更加微妙與具體的問題意識逐漸浮現。如今的人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視女性健康和生育權利的問題。懷孕直接影響超過一半的人口,但我們往往貶低它的重要性。直到20世紀為止,許多女性成年后的大部分時間里都處于懷孕和生育的狀態,而藝術史上似乎鮮少有作品涉及女性懷孕題材。近期幾場以表現孕期女性和母親身份為主題的展覽,以期改寫我們對該議題的理解。

我的眼睛在問,為何孕期女性的肖像如此之少?
動圖原作《一位不知名女人的肖像》據傳為馬庫斯·蓋雷爾斯二世( Marcus Gheeraerts II)1595年創作,圖片來源:giphy

為了糾正這個錯誤的認識,作為一家成立于18世紀、從兒童慈善機構轉變為英國第一座公共美術館的倫敦育嬰堂博物館(Foundling Museum)即將于本月呈現展覽“描繪懷孕:從霍爾拜因到社交媒體”(Portraying Pregnancy:from Holbein to Social Media)。
2017年碧昂斯以安沃·艾力克為其拍攝的孕照在Instagram上公布懷孕消息,24小時之內獲近千萬點贊,圖片來源:Instagram

該展覽將跨越500年的藝術歷史,追溯社會對“懷孕”的態度轉變。它從小漢斯·霍爾拜因(Hans Holbein the Younger)1526-27年間給秘密待產的西塞莉·赫倫(Cicely Heron)肖像畫開始,以當代藝術家安沃·艾力克(Awol Erizku)在2017年拍攝的碧昂斯孕照結束。前者是這位德國文藝復興大師罕見地描繪婦女孕期狀態的作品,而后者曾在社交媒體上引發過病毒式的傳播。
小馬庫斯·海拉特作品《紅衣女子的肖像》(1620)及類似作品反映出英國在17世紀時初短暫出現的孕婦肖像畫風潮,圖片來源:倫敦育嬰堂博物館

策展人兼學者凱倫·赫恩(Karen Hearn)說,這次展覽及其配套書籍的靈感來自一件伊麗莎白一世時期的孕婦畫像,這是她在幫助泰特美術館收購這幅畫時偶然發現的。赫恩說:“我意識到以前從未有人研究過這樣的肖像作品?!辈贿^這幅畫并不會在本次展覽中出現,替代它的是來自小馬庫斯·海拉特(Marcus Gheeraerts II)的作品《紅衣女子的肖像》(1620),它反映出英國在剛進入17世紀時短暫出現的孕婦肖像畫風潮。還有諸如當代英國女藝術家尚塔爾·約菲(Chantal Joffe)的《自畫像II》(2004),展示了藝術家如何描繪懷孕時的自己。赫恩指出自己的這項研究提供了一個契機,能夠“看看目前我們有多少對于過去女性的生活和活動的看法需要得到修正,因為我們開始了解到,很多女性在懷孕期間仍然扮演著積極的公共角色?!?/span>

尚塔爾·約菲,《自畫像》,2004年,圖片來源:倫敦育嬰堂博物館

倫敦的畫廊也一直在探索這個主題,去年年底在TJ Boulting畫廊舉辦的展覽“出生”(Birth)以及理查德·索爾頓畫廊(Richard Saltoun Gallery)的展覽“第一部分:母親期”(Part 1: Matrescence)廣受好評。后者的策展人凱瑟琳·麥考馬克(Catherine McCormack)說:“生育政治(reproductive politics)關系到的不僅僅是異性戀女性,而是我們所有人?!痹撜褂[的下半部“第二部分:母性”(Part 2: Maternality)已于本月開幕,畫廊以該展覽結束了為期一年的女性藝術家項目。
“第二部分:母性”展覽中丹麥前衛藝術家柯思婷·賈斯坦森(Kirsten Justesen)攝影作品《境況》(Circumstances,1973),攝影: Ben Westoby ? Kirsten Justesen; courtesy of Richard Saltoun Gallery
“第二部分:母性”展覽中艾米·吉摩爾(Aimee Gilmore)用乳汁創作的作品《奶景》(Milkscape, 2016),攝影: Ben Westoby ? Kirsten Justesen; courtesy of Richard Saltoun Gallery

這個由兩部分構成的展覽,呈現了包括伊芙·阿諾德(Eve Arnold)、海倫·查德威克(Helen Chadwick)、朱迪·芝加哥(Judy Chicago)和安妮格里特·索爾托(Annegret Soltau)等藝術家的作品。從墮胎到流產、從分娩到育兒的一切都被視覺化。在“第一部分:母親期”預展時,行為藝術家麗芙·彭寧頓(Liv Pennington)邀請各種性別的參觀者在驗孕棒上小便,并實時廣播匿名結果,借此來普及驗孕體驗。
朱迪·芝加哥掛毯作品《皇冠》(The Crown, 1982) ? Judy Chicago; courtesy of Richard Saltoun Gallery

麥考馬克說:“我感興趣的是在資本主義關系和生產中對養育子女的父母有多么地缺乏同情心,尤其是對母親們,她們仍然非常自覺承擔著生育的責任。展覽第一部的命名“母親期”(Matrescence)源于一個人類學術語,用以描述女性在生育過程中必須經歷的變化。就像人們普遍經歷的青春期一樣,成為母親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麥考馬克說:“這個階段伴隨著身體和情感上的尷尬、不確定和不適?!?/span>
“第一部分:母親期”展出了海倫·查德威克的作品《芭比的出生》(Birth of Barbie,1993)? Estate of Helen Chadwick. Courtesy Richard Saltoun Gallery

在美國,去年馬薩諸塞州的伍斯特藝術博物館(Worcester Art Museum)也在修正觀念。該館新購藏的奧托·迪克斯(Otto Dix)作品《孕婦》(The Pregnant Woman,1931)收到了參觀者褒貶不一的評價,而且還啟發了另個展覽“育有孩子”(With Child)。通過當代的新媒體裝置,美國視覺藝術家和作家卡門·溫南(Carmen Winant)把奧托生前最后一件裸體畫像作品放到當下的語境。
奧托·迪克斯,《孕婦》,1931年,圖片來源:伍斯特藝術博物館

展覽的策展人馬西婭·拉格維(Marcia Lagerwey)指出,人們對這幅作品的多種反應意味著“即使不是關于概念本身,這幅畫也已經具備被闡釋的條件了”。她補充說:“用于談論懷孕的詞匯非常少”,因此僅僅“以一個公共的形式來看待和思考它”就能成為重新思考母親身份與實踐(mothering)的關鍵。反思這個問題不僅是為了女性的利益,也是為了所有人的利益。(撰文/Margaret Carrigan,翻譯/杜競草)
(文章來源于TANC)
熱門推薦
換一換
幫助中心 | 配送與驗收 | 售后服務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藝術眼版權所有 © 2017 京ICP備170334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3416號
明日nba让分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