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羅全球藝術精品
 

【資訊】方桌 / 自由,還是聯接?不是個問題

日期:2020/5/29 至 2020/5/29     地址:假雜志
       
「2020 OCAT x KADIST青年媒體藝術家展覽」近日已于OCAT上海館正式開幕。OCAT上海一直專注于探索并呈現中國新媒體藝術的發展,此次入圍的七位藝術家程新皓、李爽、林科、唐潮、陶輝、王拓及鄭源,作品多為錄像,零星伴有裝置、攝影或數字繪畫。


展覽被給予「自由聯接」之名,七位藝術家的各個作品并非以某種完整的研究脈絡串聯,而展覽后續由卡蒂斯特搭線的舊金山藝術駐留機會,也讓整個展覽內部處于某種競爭狀態?;蛟S正由于沒有明確的主題,此次展覽得以囊括每位藝術家各個時期的創作,所以時間跨度較大,但對于與這些作品未曾謀面的觀眾是難得的機會。觀眾當然可以以每位藝術家創作的線性脈絡觀展,但此次展覽的布局并不以藝術家為單位,而是以“自由聯接”為形式,各位藝術家的各個作品自由地散落在展廳的某處。
 

程新皓《對一條河流的命名》,展覽現場
2014-2018,綜合媒介

林科《PS很無聊》,展覽現場
2020,綜合媒介
 
展覽包含的所有錄像加起來將近8個小時,信息量巨大,所以合理的布局非常重要。盡管第三塊展廳區域全都是長時的錄像作品,但第一大塊展廳內整體錄像作品時長較短,且包含了陶輝的攝影作品與程新皓的攝影作品及石頭、土塊裝置;第二大塊展廳給林科數字繪畫創作的獨立空間,這些都能讓展場稍顯輕盈,也讓觀眾在大量錄像的包圍之下有一絲喘息的機會,間或安排的座位區也對觀眾更友好。

作品方面,鑒于本次展覽的性質,各位藝術家提交的2019年及以后創作完成的新作品并不多,許多作品已在多地、多種場合與觀眾見面。筆者也因觀展精力及撰稿時間有限,無法一一論及所有作品,所以本文將主要評論兩組新的作品,即來自王拓的《扭曲詞場》與程新皓的《致海洋》。

王拓《扭曲詞場》
 
王拓《扭曲詞場》,展覽現場圖
2019,三頻高清影像,彩色有聲,24'38''

繼《煙火》之后,王拓又為自己的東北項目增添了新作《扭曲詞場》?!稛熁稹分饕?018年張扣扣復仇案的啟發,并間以《聊齋志異》的故事,此次在OCAT上海館新展出的三屏錄像《扭曲詞場》則是《煙火》故事的側線。從《煙火》中我們便可看出王拓運用并雜糅現存文本的能力,它們原本各自獨立,但通過旁白、無聲錄像、音樂被糅合在一起,重構出完全屬于王拓自己的故事,并通過這種方法傳達藝術家理念。同樣的,《扭曲詞場》中王拓依然使用了多重時空交疊的講述方法,重構了北大學生郭欽光于五四運動期間的死亡與張扣扣復仇案,并在旁白加入《聊齋志異》卷六《縊鬼》的故事,以及M.C.史蒂文森在針對新墨西哥州祖尼人的田野調查中提及的案例。
 
《扭曲詞場》的影像部分大致包含了三條線索,即北大學生郭欽光之自縊,“張扣扣”于復仇前夜的城市游蕩及復仇后的關押審判與槍決,還有某位音樂現場聽眾的一天——“張扣扣”夜間在城市游蕩時走入了該音樂現場,并與這位聽眾擦身而過。而這位聽眾表現出的某些異質特征與狀態——怪叫、顫抖,令人無法不與王拓想要探討的「薩滿」聯系起來。
 
靜幀截屏,致謝藝術家及空白空間北京

靜幀截屏,致謝藝術家及空白空間北京

另一方面,前半段錄像旁白為聊齋故事,讓人自然而然就代入了影像中郭欽光的形象——他也在困頓的世道中尋找最后的死路。而后半段旁白新墨西哥州的「薩滿」故事,與滿面綠光(暗示死亡)的書生、行為異常的音樂聽眾,以及完成復仇最終被槍決的“張扣扣”,交織在一起。所有被提及、呈現的人,他們的身份早已模糊,沒有邊界。配合著恰到好處的音樂節點,薩滿鼓與火的元素,我們看到深陷歷史輪回之中的具體身體,人人身處泥淖,無一幸免。王拓也進而提出他關于「泛薩滿化」的觀點:“這里的「泛薩滿化」并不是指一種特定的信仰形態或載體,而是暗示在我們渾然不覺的歷史輪回情境中,具體的身體成為了連接不同時空敘事的泛靈媒介?!倍谒_滿早已被科學擊敗的當下,整個社會正在經歷「泛薩滿化」:“所有的生存經驗都被介質化,所有的動作被儀式化,盡管沒有薩滿,卻是集體出神”。

程新皓《致海洋》

程新皓《致海洋》,展覽現場圖
2019,單通道高清錄像,彩色有聲,49'56''

《致海洋》出自程新皓去年開始的滇越鐵路項目。滇越鐵路是由法國殖民者在20世紀初修建的連接越南與程新皓家鄉——云南的窄軌鐵路,它從1900年開始由越南的港口城市海防開始建造,連通河內,再向西北延伸進入云南,直至省會昆明。整條鐵路在1910年建成,并成為云南的第一條現代道路。程新皓童年時就住在滇越鐵路沿線,在他得知它的盡頭是一片大海之后,這條鐵路就承載著其對海洋的想象。
 
朝著兒時幻想大海的方向,程新皓在去年踏上了這條鐵路。全長共446千米,一共19天,每公里撿拾一塊砟石背在身上,直到中越邊境。背影、側影,行走、撿石頭,只有這些畫面、僅僅這些畫面,占據了整整49分鐘——一種可以想見的重復與枯燥。但每一段鐵路都由藝術家本人親身走過,重復是機械動作的重復,他的每一步在時間的標尺上都是往前新邁的一步,于是我們在少有復雜剪輯的一段段鏡頭中,明白無誤地感受到時間。最終19天的行走,與回程4個小時的快速鐵路在距離上劃上了等號,演變為錄像則只剩下49分56秒。展廳里,三種計算維度的時間——自然的時間、現代化的時間、藝術處理的時間,重疊在一起。它讓人想起蔡明亮更為極端的《行者》及后續系列,李康生扮演的僧侶以近乎“靜止”的速度漫步在香港、巴黎等大城市的街頭。蔡明亮用一種凝固的、濃稠的時間感去對抗講求速率、高效的資本主義,而程新皓則完完全全用自己的身體去帶領觀者體驗時間。
 
靜幀截屏,致謝藝術家

如果足夠凝神,觀者甚至可以在觀看的恍惚間與程新皓的身體附為一體,感受動作的枯燥,想象變得越來越沉重的身體,骨骼摩擦,肌肉撕扯,痛楚。然而鐵路兩旁日夜交替變換的風景——迷霧的樹林、湍急的河流、山間的鳥鳴、險峻的陡峰、寬闊的峽谷,還有偶爾闖入鏡頭、在鐵路上趕著牛羊、不解看著這位苦修者的當地人,以及藝術家一路上不語的沉思,這些或許是19天之于4小時所無可替代的價值。


OCAT上海館入口七位藝術家展覽海報

李爽《只想在你身邊長眠》,展覽現場
2018-2019,三頻4k錄像裝置

唐潮《地方攝影》,錄像靜幀截屏,致謝藝術家及Vanguard畫廊
2016-2018,綜合媒介

陶輝《南方戲劇史A幕》,展覽現場
2018,綜合媒介

鄭源《游戲》,展覽現場
2017,單通道高清錄像,彩色有聲,17'01''

除此之外,王拓另有《癡迷錄》、《煙火》及早期的兩件錄像,程新皓《我想拍一部電影》、《月升》等。李爽則有作品《和我結婚,拿中國國籍》、《T》、《只想在你枕邊長眠》,林科《PS很無聊》,唐潮《鱗片閃爍,像樹略過火》、《蝴蝶暗房》、《地方攝影》等,陶輝《觀光客》、《唯一具體的人》、《南方戲劇史A幕》等,鄭源《游戲》、《夢中的投遞》、《普羅大眾之夜》等。
(文章來源于假雜志
熱門推薦
換一換
幫助中心 | 配送與驗收 | 售后服務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作品收集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藝術眼版權所有 © 2017 京ICP備170334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3416號
明日nba让分胜负